亳州人的目光涌动着一些激情,但他们不需要口号不需要承诺,他们就那么站一会儿,闻闻中药谈谈养生,与前来批发药材的顾主对视,这就够了。

他们卖药材的摊位和店铺里,可能每天有一千个一万个买卖时发生的小故事。

其中一个故事一定是他们对外地人讲芍药。芍药,是中国古代表达爱情的花,与今时今日的玫瑰差不多。

古人吃芍药,用来泡茶熬粥,效用可以抑制脸上的暗疮,延缓人们皮肤衰老。芍药花是亳州市花,是在亳州栽培最早的一种花卉,从古到今都有相当大的种植面积。

大概亳州人骨子里是天性浪漫,他们早就被《诗经�郑风�溱洧》里面那句“唯士与女,伊其相谑,赠之以芍药”打动了。于是亳州市的路名里就有白芍路。毗邻的,是牡丹路和银杏路。那些花卉和药草名字的道路,让人感觉到每种文明都在城市建设中留下了自己的痕迹。而这样含有花草意的路名,无端地让人不浮躁。

芍药之外,还有不知多少种中药在亳州的土地上,在这个地方的光阴里缓慢成熟。

这里的人有养生的天赋和中医的才能,他们相辅相成,烧制着药膳,酿造着药酒,研习着五禽戏。在这个城市,没有什么一夜崛起的新闻,迅速成名、一劳永逸的药方。逛一圈药材市场,很少看到新鲜、过度吹嘘的偏方,这里有的是耐心中药学家的科学典籍,是日日辛勤积累下来的业绩,是永垂史册。

这正是历史的公正之处。谦恭的亳州人,把中药当成一门手艺,他们敬奉行业祖师,希望使人痛苦丧命的疾病在这里可以找到医治的一味药。

千百年来默默无闻的中医多如繁星,在生活的各个角落,借助他们之手,统一地治疗着什么。

他们知道,自己的统一是以什么为坐标,在怎样的潮流中不失怎样的初旨。

亳州人的生活,舒适却不华贵。

往往承受过大荣华、大发达的城市,到现在就总是懂得退让和低调。三千七百多年前,商汤王建都于此,商汤王胸怀仁厚,有着”网开一面”的典故。

有一次,商汤王在外出路上,看到有人四处设网,想要把飞鸟打尽,说,四面八方的鸟都要落入网里。

商汤王听后感叹万分,立刻命令跟随的人解开三个方向的网:“鸟儿想往左边的,就去左边;想往右边的,就去右边;想高飞的,就高飞;想落下的,就落下来。”当时的各国诸侯,知道商汤王的仁德,一时间归顺商汤的有三十多国。

对禽兽都施以恩惠的商汤王,神医华佗故里传承下来的五禽戏,历史的章章节节仿佛总在前后呼应着。和学理无关,和本性有关,这里的人从众生差异到等量齐观。他们从不掌握什么,像是为自己找些温馨的伙伴,于是亳州人从来都不会疲倦和狼狈。他们都想成为高贵而有魅力的人。因为这个地方自古就有文化和良知。

亳州百事通提醒您

欢迎广大微友投稿爆料

若采用均有10-100元不等红包奖励!